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33、第 33 章 (1/14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程宴终究, 盛言楚掌破块皮肉,鲜血瞬间染红纹路。

   顾疼痛, 跑进厨房喊娘:“娘, 老族长!”

   程春娘惊握紧刀柄, 母做久留, 找程娘乌氏块白布缝鞋头, 卯足劲往水湖村跑

   老族长直跟林住,死原本应该由盛林操办身, 盛言楚候, 身影, 反盛元勇替老族长操持切。

   “盛林病…”

   盛言楚灵堂哭句话。

   “老族长因挂田架, 虽族田安, 啃血忍气吞声, 找老族长,老族长未必——”

   盛言楚脸色阴沉十指咔嚓响,几察觉盛言楚咄咄逼目光, 忙低敢再言语。

   老族长离百岁远, 按喜丧棺, 四月尾很,尸臭, 病恹恹林决定三将棺材抬

   “!”

   盛言楚喉咙, 听灵堂盛元勇抵死摇头:“爹, 怎头七再爷爷抬吧!”

   “勇哥儿少两句!”盛婆娘孙氏扁扁嘴, ,“爹做主,听错。”

   “…”

   “。”孙氏耐烦打断盛元勇话, “脚死头疼,晌午找,算命棺材冲爹,爹平平安安闭嘴。”

   跪灵案林适咳咳两声,声音苍白力。

   盛元勇深深垂脸,灵堂重跟未族长亲爹掰扯根本通,爷爷安息。

   盛言楚琢磨,戴孝帽磕身走

   丧席宴呢!

   喜丧喜丧,

33、第 33 章 (1/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