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34、第 34 章 (1/14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怀镇距离静绥县城坐马车跑四辰, 盛言楚朝食才晌午分,驾车车夫吁停马儿:“盛秀才, 路辛苦, 食肆摊, 您歇歇脚?”

   静绥县方圆几百暴雨, 容易盼赶紧收拾包袱, 往马牛牛车甚泥泞。

   走才刚路程, 差劲车轿两层厚布, 马儿路跑震飞。

   盛言楚拖屁股车, 程春娘紧紧怀包袱, 见状笑:“楚儿挑食 , 否则像萝卜头, 坐马车容易颠,别喜欢捉弄。”

   “娘——”见娘扒身高体重玩笑,盛言楚满肚苦水。

   按理愁吃肉, 怎九岁肩膀?概估量, 四尺(1.33米), 放平常算矮,老盛基因, 萝卜似, 长高, 每跑步暗暗给项锻炼——跳高。

   梁杭云长高“折磨”, 便笑话拔苗助长,纪尚,等肯定蹿蹿蹿长。

   “。”盛言楚搬梁杭云辞, 眼珠转,转移话题,“娘,老盛礼哥儿比岁,,等九岁未必高。”

   “结实。”程春娘牵盛言楚往食肆摊边走,边走边,“县伙食远,等边,万万挑三拣四。”

   程春娘眼富贵命,庄户吃肥肉?

   老盛礼哥儿胖,荤素忌,干掉肉呢,尤其油汪汪肥肉。

   盛言楚撇撇嘴,隔三差五公寓饱餐油腻肥肉?玩笑伐。

   -

   车夫带食肆摊四口

34、第 34 章 (1/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