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19、第 19 章 (1/5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“孙叔——”盛言楚,见孙叔身,挠挠头,喊:“巴……叔?”

   巴柳比盛言楚,憨厚措,孙门房乐呵拍拍盛言楚头,笑:“姓巴,喊——”

   “巴柳吧。”巴柳孙叔话,脸狗腿将身竹担

   “楚哥儿,树苗瞧瞧——”

   盛言楚‘哎’声,巴柳竹担黑布,股混合泥土草木清香扑鼻至。

   “南域遍打算折几颗挂果树枝回,届书院新鲜。”

   巴柳似乎紧张,话比平倍,捧三尺(1米)树苗噼啪啦停。

   “南域果农,离支,往常边带果纳闷树枝连才知,原树枝容易蔫,南域喊它离支。”

   盛言楚接树苗,巴柳搓搓,眼睛盛言楚,嘴巴:“楚哥儿,咱离支并难,却远及南域吃,掂量掂量。打听离支树须向阳山坡,咱甜果怀疑方。”

   盛言楚巴柳话,见竹担树苗叶圆,眸光:“二十株莫非?”

   ,巴柳风风火火将担布全扯,露各式,腼腆笑:“很,光果半两银寻思,便让南域易活,楚哥儿,株叫三月红,带给章哥儿吃。”

   “难怪,”盛言楚唔,轻轻哂,:“纳闷呢,荔枝果,原早熟。”

   “

19、第 19 章 (1/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