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23、第 23 章 (1/6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“呆呢?”程贵颠颠挎考篮, 顺盛言楚目光往长长队伍队伍委实

   “,进吧。”盛言楚垂眼睑藏错愕, 扭头亦步亦趋康夫往礼房内走。

   此礼房门口聚集搓接短队伍,康夫庚牌,排七列。

   每排由五名考秀才做保五名考, 唱名, 盛言楚等则由康夫礼房门香炉处拿三支燃正旺庙香, 牌坊及文昌帝君处各磕三响头。

   盛言楚礼院内外回折腾够呛,院外文房主唱做保秀才名字空隙间闹场惊

   原做保秀才点银,趁场换装做保, 双火眼金睛, 主立马喊县令,县令怒, 仅将位秀才做保八位县试名额给取消将秀才功名并剥夺

   此番严惩,几名哭爹喊娘叫冤,县令才呢, 直接甩袖离

   盛言楚拜, 悄悄挪步睨眼被官差捂嘴丢几位脸色惨白头凌乱,脸泪痕尚且未干,容颜丧考妣。

   “。”程贵黯叹气, “秀才,谁让足?做保掏二两银,五十两, 平白十两银,哼,今倒,功名钱财。”

   “认识秀才。”

   石河将听消息给三听,“弟弟考童做保,据做保银比别秀才便宜半两,使计保弟弟船,准县令做保取消功名,届弟弟岂白考?”

   “河兄长追溯连坐试吗?”盛言楚吃惊,果真

23、第 23 章 (1/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