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28、第 28 章(1/14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放榜, 盛言楚康夫陆涟。

   病恹恹,似乎强撑口气站:“盛秀才。”

   张嘴,讥讽酸味。

   盛言楚丝毫惊讶, 早打听并非县广收已经猜翻脸幕。

   院试份,除跳级考秀才例外,钱买名额, 名额,

   , 陆涟,脸褪却喊:“涟兄长。”

   “咳…”陆涟泛白嘴唇牵抹蔑笑, 半捂嘴:“, 秀才,介白身书, 怎敢与称兄弟。”

   盛言楚抿紧唇话,既陆涟认抢走县名额嫉恨,随陆涟吧,左右跟陆涟交深, 像陆涟分青红皂白阴阳怪气, 做法简单,跟见廖经业避则避吧。

   思忖,盛言楚拱, 目斜视踏进门。

   “东西。”

   程贵暗咬银牙,被风摇摇欲坠陆涟,低骂:“该让楚哥儿给倒枇杷药水, 吧,喂白眼狼。”

   陆涟极力忍住咳嗽,掩口却见程贵早干楞捶打胸膛,暗骂争气,读书竟比九岁孩

   -

   边盛言楚退客栈房钱,背书箱,才进院内,立马包裹。

   “盛秀才,老爷特备桌席,您且跟吧。”

   盛言楚顿住脚,回头等贵,见程贵满脸愤懑,笑:“谁惹?”

   “谁?”

   程贵睨陆涟,拔高音量,嗤笑:“白眼狼罢,楚哥儿,听哥哥句劝,呐,驴肝肺。”

   “受教。”盛言楚反驳,笑瞪眼程贵,:“赶紧走吧,夫

28、第 28 章(1/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