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劝娘和离之后(科举)
首页

40、第 40 章(1/5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ianhuajinshu.com 线全免网》更新网站!

   “修贤兄。”见夏修贤, 盛言楚

   若,夏指指点点,因观楼论礼牵扯卢李氏夏老爷龌龊, 导致骂夏老爷尊, 更甚者骂夏修贤品德问题, 毕竟其父必

   盛言楚越, 此案张郢静绥, 老百姓关注度极高,仅扒拉夏老爷卢李氏风流韵, 顺带将夏原配死因揪

   卢、李两及夏修贤等夏脸见外, 委屈主母夏夫, 夏修贤娘。

   因谣传夏夫位才跟卢李氏勾结, 让夏老爷杀害逼死原配。

   夏夫戳脊梁骨, 夏修贤

   “。”盛言楚愧疚头, “若论礼场,肯定拦住气晕头, 才敢卢李氏皮…此牵连夏夫, 疏忽……”

   盛言楚难快哭, 经此跟夏修贤结束, 熟料夏修贤像往常摸摸脑袋瓜, 苍白字:“谁?”

   “?”盛言楚抬眼夏修贤, 歉, “其实委屈…”

   “。”夏修贤咳声,踉跄步伐重复,“委屈。”

   “吧?”盛言楚忙扶住夏修贤, 扶夏修贤坐,苦笑,“顿打…”

   夏修贤扯笑容,深深吐息几次才:“盛弟,招悲春伤秋?”

   盛言楚扑哧乐,指搭夏修贤探,半晌松口气。

   夏修贤挑眉:“盛脉?”

   “儿。”盛言楚公寓两罐配伤药递给夏修贤,“眼气燥热,屁股勤换药才烂,反复

40、第 40 章(1/5)